胡舒立:祖马与其他非洲首脑

今年的达沃斯wef年会次日,即1月27日,有一场难得的活动——非洲晚宴。参加者包括南非总统祖马和坦桑尼亚、加纳等国领导人,还包括了津巴布韦总理。我在日程上发现此次活动,感觉激动易常。须知在会议中心的正式会议中,接触国家首脑非常难。而晚宴总算实现了人人平等,参会者只要注册就可以参加。我的如意算盘是:让两个记者和摄影师守在门外,我只身赴宴,一一请出赴宴的总统总理们,岂不是一下子搞个“非洲元首系列片”?

首先是会场地址。从日程上看,会场酒店在达沃斯镇西北方的cresta。这是个三星酒店,我几年前在达沃斯住过,不十分好。不过达沃斯的酒店的整体水平本来就不高,而且会议期间的拥挤是常态。cresta亦并非不可能。

晚宴前一小时,我和黄山从下榻处出发,连乘车带疾行,赶到cresta还需要穿过congress center主会场并且接受安捡。一番折腾后,终于在雪路上看到了熟悉的cresta那三层小楼的半侧轮廓。不过,我们几乎是立即失望了,怎么门前没有车辆,而且,大堂如此冷清?早于我们来到此处的增新和海平正在大堂守候,也是一脸落寞。

据不太确切的说法,晚宴改在sunstar parkhotel,位于达沃斯之东南角。我们立即掉头向sunstar进发,车程二十分钟。sunstar是个四星酒店,有宽敞的大门,明亮的大堂,更有门前车水马龙之景。很显然,会场果然在这里。

安检。sunstar这晚有三场晚宴,经辩认找到了非洲场。我抢身而入,正遇四个非洲人颈配南非国旗围巾进入。为首者正是祖马!我们并行而走,两名随行的警卫状人员试图挤过来,而祖马左臂一揽,和蔼地延我一起走进通往餐厅的狭窄过道。我一阵兴奋,正想自我介绍并申请采访,见到他身后又有一人,与著名非洲领袖祖马的电视形象更为相似,我疑惑起来:谁是祖马呢?此时第三人走上来,也与祖马有几分相像。第四人也一样看着我微笑。没有人带胸牌,四人装束一样,人人都像祖马。我犹豫之中,餐厅到了。祖马们闪身进了一个房间。我这回是真正地失之交臂了。

进入餐厅,至少有二十张长条餐桌。在中间的几桌上,已经分别列出了非洲元首们的名牌,显然是他们各坐一桌,其他晚宴参加者则可自由选择。我想到采访六个人的神圣使命,未敢就坐,先穿行在各桌之间辨认起元首们来。转了一大圈,未见一人,经询问方知,元首们都在另一间贵宾室休息,晚宴正式开始后才会到场。贵宾室是无法擅入的,我只有等。

约20分钟后,晚宴开始了,元首们分别就座,晚宴主持人庄重介绍。在自己的桌位上,元首们一一点头,但并不起身。接着全场灯灭,开始放映一部反复非洲经济发展的短片。我见时机已到,便在重重人影中反复辨认起来,终于确认了坦桑尼亚总统的桌位。我弯腰贴过去小声说:总统先生,我是中国记者,希望对你进行采访。接着递上名片。只见该总统不动声色地接过名片,说:好。我再跟你联系吧。复又回身端座。其情其景,显然绝无立即跟我出去之可能。

我不甘心,再去一桌悄试津巴布韦总理,同样的镇静,同样不为我所动。再向另一桌望去,某西非国家元首已经开始大块朵颐了。

我当然又去找了终究有一面之缘的祖马,随即被指派给他的首席侍从官。侍从官告诉我,采访要通过新闻官安排,但新闻官今晚不在。让我找电话到祖马下榻的cresta sun酒店去联系。经反复讨要,获得了侍从官的手机和承诺,他会帮助我们争取和安排,但要明天。

晚间采访计划全线失败,想到门口还有三个同事在等,我只有提前离席而去。次晨,电话打到cresta sun,未能找到南非新闻官。当晚,路透总编告诉我,祖马早上六点提前回国了。“曼德拉身体不好,一直住院,不知是不是与他的身体有关?”他猜测。

68岁的祖马早年间是南非员,后来还进入了南共政治局。他坐狱十年并狱中结识曼德拉,也是期间的经历。不过他1990年就离开加入了曼德拉的国民议会党。当选总统是在2009年。

3名辍学少年为筹钱上网,持刀连抢2名学生的单车,被警方抓获,涉嫌多宗抢学生单车案。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