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马下一个“非洲强人”

4月21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非国大领袖祖马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当天,南非执政党南非非洲人(非国大)领袖祖马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大选投票前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祖马呼吁选民积极参加投票,并表示相信非国大将赢得国民议会选举压倒性多数选票。南非将于22日举行自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的第四次大选投票。最新民意测验表明,非国大在此次议会选举中将获得60%至65%的选票,继续成为国民议会多数党,祖马当选南非总统几成定局。新华社记者徐速绘摄

南非22日将举行全国和省级议会选举,执政党非洲人如无意外将胜出,并推举该党领袖、南非前副总统雅各布·祖马为新总统。

一旦就职,祖马将成为南非结束种族主义统治以来的第四位总统。从出身卑微的放羊人到非洲最发达国家总统,祖马被英国《经济学家》周刊称为下一个“非洲强人”。

今年67岁的祖马出身于南非祖鲁人居住腹地夸祖鲁-纳塔尔省,出身平民家庭。

祖马5岁丧父,由从事帮佣的母亲一手带大。由于家境贫寒,祖马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尚未成年的他替人放牛羊贴补家用。

“我没有父亲,而且条件不允许我上学,”祖马回忆起童年时光说:“所以我得靠自己,我用别人的书本,请教他人。”

艰苦的成长环境历练了祖马的性格。他17岁时加入黑人解放组织非国大,投身反种族主义斗争。祖马3年后成为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成员,转入反对种族主义统治的地下斗争。

由于时任当局宣布非国大为非法组织,祖马在1963年被捕入狱。他获刑10年,与非国大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一同被关押在罗本岛监狱。10年的牢狱生涯中,祖马依靠自学完成教育,并与曼德拉等人共谋推翻种族主义统治之计。

出狱之后,祖马继续反种族主义斗争,在家乡组建非国大地下组织。随着当局加大力度打击非国大,祖马在1975年流亡海外,辗转斯威士兰和莫桑比克,最后落脚赞比亚。

身在国外的祖马被委以重任,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负责运作非国大的地下活动和情报机构。这段经历提升了祖马在非国大内部的影响,为其多年后成为非国大领袖奠定基础。

20世纪90年代南非当局取消对非国大的限制之后,祖马是第一批归国成员之一,得以在本土继续推翻种族主义统治的斗争。

因为其贫寒出身和反种族主义的斗争经历,祖马深受南非普通民众欢迎,在中低收入黑人选民中拥有较高支持率。

今年26岁的南非选民乌约·索索出身贫民窟,每天贩卖废旧金属收入约1美元。他告诉路透社记者自己支持非国大和祖马。

“我们喜欢祖马,因为他是我们的一员,”他说,“他会给我们贷款、为我们建房子,非国大……救了我们的命。”

索索对非国大的忠诚颇具代表性。据统计,支持非国大的选民中96%是黑人,他们生活贫困,大都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他们对非国大的支持不无道理。自从在1994年南非首次多种族大选中获胜以来,非国大不仅实现了不流血的种族和解,还建立起非洲唯一广泛的国家福利体系,得以15年不间断执政。

非国大执政以来,有1250万人受益于国家福利体系,而1996年的受益人数不过300万人。受惠于政府项目,南非近1000万低收入者告别肮脏、拥挤的棚户区,搬入270万套廉价房屋。如今,已经有近80%的南非家庭有电力和清洁用水供应,而1996年的水平不过三分之一。此外,南非国内建起越来越多的免费诊所,全国57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的60%正接受抗逆转录酶治疗,就连一直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也有所下降。

祖马凭借平民气质赢得选民支持。他在政坛沉浮多年成为非国大领袖,自有过人之处,但也引发不少争议。

出身卑微的祖马谈吐风趣、为人精明,总能给人们留下亲切、和善的印象。在家乡被支持者包围时,祖马不惜抽出时间与在场向他打招呼的每个支持者交谈。无论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企业家还是出身贫寒的黑人,往往被祖马的性格魅力“通吃”。

在配有空调的五星级酒店里,祖马身着熨烫服帖的名牌西服和搭配得当的丝质领带,用其特有的机智务实的演说打动白人听众。

在闷热的大型露天球场集会上,祖马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他身着亮黄色非国大T恤、佩戴深黑色墨镜,与台下黑人支持者高声同唱反种族隔离制度歌曲《把我的机关枪拿来》,并随着音乐起舞。在这样的集会上,祖马会警告非国大原成员:“如果离开非国大,外面可冷了,非常冷!”

政治谈判中,祖马老谋深算,可谓一把谈判好手。1994年南非首次多种族大选前夕,祖马出面调停了非国大与因卡塔自由党支持者之间的矛盾。因卡塔自由党是以夸祖鲁-纳塔尔地区祖鲁族为主的黑人民族主义政党,当时两党支持者打斗造成上千人伤亡。

祖马从不讳言自己的贫寒出身,并以身为黑人为骄傲。即使身居高位,他仍然身着祖鲁人的豹皮服饰参加传统仪式。“没受过正式教育的人通常被蔑视并自觉羞辱,”祖马谈及自己的出身说,“我做了受过教育的人应该做的一切。

即使祖马的批评者也承认,他是个性“招人喜欢的家伙”,但他的其他作为却难免引起争议。

祖马奉行一夫多妻制。他最近第六次结婚,新婚妻子比他年轻30岁。已经有18个孩子的祖马曾公开承认,爱自己的所有妻子。

生活奢华的祖马自2003年以来不断受到受贿、腐败、等罪名指控,但均没有被正式定罪。在被指控犯下案的审判中,祖马虽然被无罪释放,但却暴露出对艾滋病传播知识的无知。他在法庭上说,与携带HIV病毒的女原告发生无安全防范性关系之后,自己洗过澡因此不会染上病毒。

政治上,非国大在国民议会的三分之二的多数可能不保,祖马必须考虑如何巩固并扩大非国大影响力。

非国大获得半数以上议席胜出选举并不难,能否保住在议会中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议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民大会党在选举中的表现。去年12月组建的人民大会党堪称非国大内部斗争的产物。

2005年6月,祖马朋友兼财务顾问亚·谢克因腐败和欺诈获罪。时任总统塔博·姆贝基解除祖马副总统职务,两人在非国大内部斗争公开化。

2007年12月,祖马击败姆贝基当选非国大领袖,得以在今年选举中以非国大候选人身份参选。但检方却抓住祖马的腐败指控不放,表示将就此上诉。由此触发非国大党内及其左翼盟友对姆贝基的强烈反弹。

祖马富有感染力、易于相处的性格与姆贝基形成鲜明对比,似乎为两人权力斗争的结局作注脚。

与祖马同龄的姆贝基出身南非黑人精英阶层,早年留学英国完成经济学学业。姆贝基是继曼德拉之后南非的第二个黑人总统。他沉默寡言,与祖马相比与国内草根阶层接触有限。

双方权力斗争以姆贝基去年9月辞职告终。姆贝基的追随者因此离开非国大,成立了人民大会党。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人民大会党可能获得15%的选民支持。除此之外,第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也在力争利用这一绝好机会让非国大无法夺取议会绝对多数。

实际上,非国大面临的核心问题远远超出选票统计结果。非国大执政15年来,尽管绝对意义上的贫困水平大幅降低,但国内的贫富差距增大。英国《经济学家》周刊报道,就贫富差距而言,“南非如今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文章认为,与往年选举相比,选民如何投票不仅取决于种族因素,更取决于社会经济因素。支持非国大的选民大部分是贫穷、受教育有限的黑人。第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的支持者则与此完全相反:64%为白人,还有少量印度裔选民和其他有色人种,但几乎没有黑人。民主联盟的支持者大都年纪较长、比较富裕而且受教育程度高。

人民大会党的支持者构成介乎非国大和民主联盟两个极端之间。支持该党的选民既有白人又有黑人,他们属于不同年龄段,是接受过中等教育且相对富裕的中产阶级。

全球金融危机可能进一步拉大南非的贫富差距。至于当选后将奉行怎样的经济政策,祖马语焉不详。一方面,他告诉非国大支持者,将把中低收入选民的利益放在心头。另一方面,他宽慰商界人士,称不会奉行高税收政策。(袁原)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